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剧情再美终究是戏

人生如戏,流年似水,兜兜转转,已是谢幕。戏如人生,似水流年,转转兜兜,已是一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谁拿流年乱了浮生.如果我快乐,我希望全世界都能感受!如果我悲伤,我希望上天给我一个角落。戏子,用华丽的外表欺骗世俗的繁华,演到最后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。只是,这个世界太假,人与人之间也太假,都说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我如戏子。今生原为戏中死,余世何如一梦中,我喜欢戏子.只是那个站在戏台上,专门负责逗乐博笑的戏子而已。听着别人的故事 流着自己的眼泪 回身 发现 一地冰凉 暂借温暖 过一冬

网易考拉推荐

落梅残瓣,暗香依然  

2016-01-28 20:08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梦里梅林几度寻。眸尽天涯,不见归人。

月从东起日西沉,怕是黄昏,又近黄昏。

独饮寒香思远今。花落清肩,愁绪盈樽。

谁言雪过了无痕?朵朵残红,瓣瓣冰心。

一阙梅情,一笺感叹,思念的泪水悄然滑落指尖,瞬间便氤氲成一帧悠远的时光画卷。画意阑珊,谁的身影在风雪黄昏中若隐若现?情思缱绻,谁又在旧榭亭台颦眸顾盼?雪舞风弦,梅韵悠婉;雪霁风偃,暗香依然。这一季的梅情仍如那一季的梅情浓挚,这一季的雪意也似那一季的雪意缠绵,而斯人远去,归期杳然,这一季的冬寒又瘦了几层的香寒?———题记

梦里梅林,渺渺天际,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。盈盈雪色,漫漫白羽,铺开了悠远的记忆,怅舞着无边的叹息。这尘世,有多少真挚的爱恋今生无处安放,只能深藏心底;有多少难了的情缘今生无法相拥,只能等到来生再续!

三月的桃红早已凌乱成泥,六月的白莲只剩一梭瘦骨默立于寒塘中,九月的黄菊也褪尽芳华,冷香飞逝。在那满目萧瑟的残秋里,还有谁会记取她们曾经的美丽?又是谁以一剪寒梅的姿态站在冬的路口,期待着最美的梅雪相拥的奇迹,切切守望着远方的胜雪白衣。

不知有多少个飘雪的清晨,我在漫天飞舞的欢喜中眺望你的清绝与美丽,默默感受你沁香迷人的气息;不知有多少个失落的黄昏,你若隐若现的身影,慢慢消失在渐起的月色中,我却依旧不肯收回模糊的视线,对着月儿,呆呆的想你;不知有多少次的梦里,听见你的轻唤,唤我与你踏雪寻香,梅影共觅,而梦醒时分,总是独自伤悲,凝噎无语。就这样,朝朝暮暮,守望着你的美丽;就这样,梦里梦外,盼望与你相聚;就这样,我忘却了冬天的寒冷,以一剪寒梅的深情伫立于冰天霜地,等你的归期。

春夏秋冬,更迭有序。红尘如梦,扑朔迷离,有谁能够说得清楚缘分这东西究竟是怎样的道理?朔风催醒梅,枝头香次第,花开无声,花落也无语,你可知晓,哪一朵是带着尘世的故事,成为陈封久酿的女儿红?哪一朵是带着佛的旨意,成为引导懵懂少年的观世音?哪一朵会在开得最美那一刻恰逢雪落,抱雪相拥?哪一朵会孤悲独放,饮风著雨?

洌洌花颜,了了花期,花谢刹那,香魂一缕,你又怎能知晓,哪一朵会融着雪魄落到我的琴弦上,哪一朵会含着粉泪跌入你的柔怀里?

梅雪相依,不离不弃,这令人仰叹的千古绝恋,也许只有在古今文人的墨里才能完美演绎,在相望不相闻的恋人心中镌刻成永恒的传奇。

时光如风,繁华几许?四季轮回,不过须臾。我不是春天里令人艳羡的妖娆桃花,也缺少夏莲的那种高贵与秋菊的几分清雅,或许生来就带有梅花一样的宿命,骨子里的冷傲注定了我要在凄风苦雨中成长,也注定了要在某个冬天与你相遇并在无边的孤独寂寞中,守望着如雪纯净的你。

冷月萦辉、寒窗独忆,素手拈香、纤心画你,画你胜雪的白衣;画你雪洁般的心地;画你如雪明澈的双眸。;画你眉间雪花般轻扬的思绪,再于你的胸前画一剪寒梅,却不知,能否绽放在你柔暖的心里?当梅雪飘香,候鸟鸣唱,又能否唤起你记忆中的我们共度的那些美好时光,能否想起远方的我还在为你而守望?

深秋萧瑟冬更凉,瘦枝浅草不堪霜。枫林卸红妆,蒹葭覆苍苍,残朵落英满地殇。

依稀旧榭笛声扬,何觅白衣见疏狂?眉锁景一方,眸拆泪两行,千结心似双丝网。

陌上几回牵手醉春光?花下几许寒衣徒自香?冷夜倚梦长,冰晨空怅惘,奈何山水迢迢两茫茫。

旧时光景不忍回头望,何日与君重逢不敢想。花语指尖芳,心事弦上淌,万般愁绪费思量。

是西风太急,把你吹得太远?还是东风太过于慵懒,迟迟送不来你的归信?曾经两个人一起踏雪来去的欢喜,如今变成了一个人的回忆;曾经围坐的红泥小火炉边,也没了梅雪相拥的暖语;茶汤鼎沸,升腾的只是一幕幕如烟往事和一缕缕幽婉的叹息。寂寞清冷的夜,多么希望你踏一片月光,着一身梅香,再次将我覆雪的柴门叩响,像那个冬天一样,疏影横斜的小窗前,你笛我筝,共奏梅雪齐芳,落梅纷飞的远土琼林间,共拾朵朵寒香,再点点滴滴成醅成梅花酿,围一炉馨暖,举杯对饮,茶酒共尝……

是缘分太浅,还是现实太残酷?满腹衷肠还来不及倾诉,就已天涯海角,各自一方;是相知不够,还是宿命难违?注定了让我在断鸿声里,立尽斜阳,旧榭亭台,苦苦张望,也难见到你当年那清晰的模样?

门前的小河依旧自东向西不停的流淌,屋后的老松依旧是挺拔坚韧、翠茂苍苍。院子里的孤梅也依旧如期的开放,在风雪冰霜中每天都伴着我的琴声舞动着思念的寒香,只是,它瘦啊,瘦得连一只小小的雀儿都不忍心栖踏在它柔弱的雪枝上,那雀儿在屋檐和树顶间盘旋往复的飞过,接着就是一声声的鸣叹,更添得心中无限惆怅。

一枚雪花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眉心,一如你的冰吻,凉凉的,却有着万般的不甘与眷恋,瞬间就化成了一滴涩泪,牢牢地贴附在眉间,让我想起了那个离别的黄昏,你眼中的泪光是那么不舍而又无望,那么忧伤而又凄凉,可颤抖在瑟瑟北风中的你,一声声的叮咛,依然是那么轻柔温暖而又纤细绵长……

一别经年,不知在我生命中如雪飘过的你怎么样?听闻,前几日你那里也下雪了,天是那么凉,滴水既成冰,呵气便成霜,不知怕冷的你是否及时加了衣裳?这寒冬的夜,又是那么漫长,当你伏案泼墨时是否也想起我的叮咛,泡一壶菊花茶,解解疲惫,暖暖心房,然后再安然地进入甜美的梦乡……

我不是勘破红尘、笑看天下的佛陀,也不是千载不化的顽石金刚,我只是一个徘徊于佛禅与俗尘间的女子,有着梅一样的冷傲和坚强,也有梅一样的浓情和梦想,这一幕幕刻骨铭心的记忆怎能轻易就忘?那梦中的远方怎能不让我挂肚牵肠?或许,我就是院子里那树孤梅的化身,注定要在落雪的寒冬开放,而雪过之后,定要以一瓣冰心来见证爱的绝美无双,直到生命的尽头,再赴下一个轮回,等待你的那件雪裳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